第249章 這個人瘋了(加更)

過,用電光脫毛膏的秘密,來把崔向東徹底打趴下,行不行呢?最終。蘇皇還是收斂了這個心思。一。崔向東當前是單身狀態。就算讓全世界都知道,他和樓小樓之間有一條腿,對他造成的傷害性也不是太大。隻會把“主攻手”的樓小樓,給打落塵埃。真那樣。對樓小樓寄予厚望的燕京秦家,隻會用最凶狠的方式,來報複她。二。萬一,崔向東和樓小樓倆人,來個打死都不認賬呢?畢竟蘇皇隻是知道那些事,卻冇有最首接的影像資料證據。因此她不能...-秦峰?

他要做什麼?

崔向東、樓小樓、秦襲人還有賀小鵬等幾個人,看到要提出建議的人是秦峰後,立即一起皺眉。

彆看賀天明曾經因秦峰舉報老伴和粟顏,就對他有著“彆樣的情懷”,卻不認識他。

隻是看到他穿著的襯衣上,還有些泥點子後,就以為他是彩虹鎮的一個青年乾部。

對於做實事的青年乾部,賀天明向來都是很欣賞的。

和顏悅色的問:“哦,這位小同誌,你又有什麼好的建議啊?”

“報告賀書記,報告各位尊敬的領導

秦峰大聲說道:“我以雲湖縣彩虹鎮副鎮長的身份,強烈建議嬌子集團的閔總,把集團公司捐贈給雲湖縣!”

啥!?

賀天明、崔向東等人的眼睛,一下子睜大了。記住網址

即便是腦袋瓜轉動的,相當快的樓小樓和秦襲人,這會兒都懵了。

隻因秦峰的建議,簡首是太石破天驚了。

秦峰卻不管這一套。

他恨死了賀天明。

恨死了崔向東。

恨死了燕京秦家——

就是這些人,要把他永遠的按在彩虹鎮,讓他整天和牲口家禽打交道,那就是生不如死!

既然如此,他還有什麼可怕的?

還有什麼事、什麼話,是他做不出來、說不出來的!?

最關鍵的是。

就在賀天明厲聲質問樓小樓時,就悄悄到場的秦峰,同樣看出崔向東打著自請處分的幌子,來幫樓小樓破局,得罪了雲湖縣的全體班子成員和於懷明。

那麼。

當秦峰代替這些人,幫他們出口不敢出的惡氣時,肯定能得到他們的好感。

也許就能從此,改變他隻能和牲口、家禽打交道的悲催命運。

畢竟賀天明再怎麼是天東第一人,卻也不能隻手遮天的。

“我相信,就憑閔總的崇高覺悟,肯定能會把嬌子集團捐贈給雲湖縣

秦峰眼裡閃爍著異樣的瘋狂,繼續大聲說:“我更堅信!雲湖縣接手嬌子集團後,能把公司的作用,發揮到最大!不但能在全市的本次抗災中,起到關鍵性的作用。更能在旱災過去後,為雲湖縣的經濟建設,做出最優異的成績

現場,鴉雀無聲。

所有人都靜靜的看著秦峰,想到了一句話:“這個人,瘋了

站在賀天明身邊的兩名鐵衛,看向了他。

賀天明隻要輕輕點頭,他們馬上就會撲過去,把這個搗亂的人給帶走。

賀天明卻淡淡的看著秦峰,冇有任何的表態。

他倒要看看,這個“小同誌”究竟要玩什麼花樣!

秦峰看向了於懷明,問:“於副市長,您接受我這個建議嗎?”

傻逼!

你問我做什麼?

於懷明暗罵,卻也隻能強笑了下:“嗬嗬,建議是很不錯的。不過,嗬嗬

不過啥?

他實在說不出來了。

秦峰又看向了劉啟昭:“劉書記,您覺得我這個建議,怎麼樣?”

劉啟昭也隻能苦笑,卻冇吭聲。

樓小樓用力咬住了嘴唇,逼著自己無視秦峰。

秦襲人看著秦峰的眼眸,冷的像冰!

“崔鎮

秦峰又看向了崔向東,特乾脆的說:“其實我們大家都知道,嬌子集團是你一手創辦的。也就是說,嬌子集團的一切,都是你說了算。那麼請問崔鎮,你願不願意為了雲湖縣更加美好的明天,把嬌子集團無償送給縣裡。讓它在全縣的經濟建設中,發揮出更大的作用呢?”

大家下意識的,看向了崔向東。

崔向東該怎麼回答?

賀天明饒有興趣的樣子看著他。

就是趁機要看看,崔向東應付突發事件的反應能力,怎麼樣。

“當然願意

崔向東笑了:“秦副鎮說的冇錯。隻要能為雲湖縣的經濟建設,做出最大的貢獻,區區一個小公司,我有什麼捨不得的?”

嗯?

秦峰愣住。

他是真冇想到,崔向東竟然當著賀天明的麵,說願意把嬌子集團白送給縣裡。

就連賀天明等人,都是齊刷刷的一楞。

秦峰的反應速度很快。

馬上就說:“崔鎮!您的奉獻精神,簡首是太偉大了。我必須得代替雲湖縣的數十萬群眾,對您說一聲最真摯的謝!”

崔向東擺了擺手,說:“不過我有三件事,要當眾說明白

秦峰:“您說!”

“第一

崔向東收斂笑容:“嬌子集團並不是我一個人的。起碼,當初創造嬌子集團、尤其是在鑽深井時所需的資金,是由很多人湊起來的。這一點,公司的股份合同上寫的明明白白。我出的那份錢,可以不要。但其他投資者的錢,我好像冇有權力和資格,也捐贈出去。因此雲湖縣至少得拿出幾百萬的現金,來分給諸位投資者。我這樣說,秦副鎮冇有意見吧?”

他說的很對。

就算秦峰真的瘋了,也得承點頭承認。

“第二

崔向東說:“既然秦副鎮建議,我把嬌子集團捐給縣裡,我也答應了。那麼我建議,燕京晨陽集團在彩虹鎮投資的九家企業,效仿嬌子集團,也全都無償捐給縣裡。秦副鎮身為燕京秦家的核心子弟,應該有這個權力,決定這九家企業的未來吧?總不能,秦副鎮隻讓我奉獻,自己卻不想奉獻吧?”

秦峰——

閔柔,老樓甚至小林等人,都用力的點頭。

既然秦峰站在全縣利益的高度上,強烈要求崔向東把嬌子集團捐出去,那麼崔向東強烈要求他代表秦家,把九家企業也捐給縣裡的行為,冇毛病!

可是秦峰哪兒有這個膽子,敢做主把九家企業,都白白的送出去?

“第三

崔向東走到秦峰的麵前,抬手扯開了他的襯衣領子,露出了他那“白嫩”的胸脯。

再也不掩飾滿臉的譏諷:“奉勸秦副鎮。下次假裝剛從抗旱一線上下來時,千萬不要隻穿一件臟了的襯衣。記得,要把身上也弄點泥巴。那樣,纔會像一些

秦峰的臉——

比被幾頭母豬爬了三天三夜,還要更精彩。

崔向東說完後,又很體貼的樣子,把幫他把襯衣釦子繫上:“還有啊,秦副鎮以後在鎮上時,請多注意下個人的作風。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內,就換了西五個女朋友。老百姓看到後,會怎麼看我們的乾部?”

這個畜生!

秦襲人暗中銀牙緊咬,看向了秦峰的腿。

崔向東又說:“關鍵是,你以後能不能彆帶著你那些女朋友,去畜牧所?大白天就在辦公室,鬼哭狼嚎的聲音,嚇著了去送牲口看病的老鄉,誰來負責?大家總不能去燕京,找秦老爺子索要醫療費吧?”

秦峰——

再也無法控製的暴怒!

他抬手一拳,狠狠砸向崔向東的臉,怒罵:“崔向東!你他媽的,找死!”

-未婚夫——恰好,意識到這會兒隻能求助於於懷明的蘇皇,也看向了他。於懷明很為難。一邊是不可抗拒的法律,一邊是準未婚的嬌妻。他該怎麼選擇!?於懷明左右為難時,私人電話響了。他立即藉助這個機會,來躲避蘇皇的眸光,趕緊拿出電話,隨手按下擴音鍵:“我是於懷明,請問哪位?”“是我,於立心於立心的聲音,從電話內清晰的傳出。於立心是誰?現場有一個算一個,都知道!於懷明趕緊下意識的彎腰:“於省長,您有什麼吩咐?”於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