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5章 你不會是想追我吧?

點。賀天明像往常那樣,滿臉慈祥的笑容,對待三個姑爺。囑咐苗苗絕不能亂說話的粟顏,像往常那樣,忙前忙後的洗杯子泡茶。看著溫順嫻雅的前兒媳,老賀暗中歎氣:“唉,顏顏確實有著很出色的鎮定、忍耐功夫。僅僅今晚讓苗苗給我打小報告的小手段,就證明她是很有智慧的。可她怎麼就不同意調出醫院,去省組部工作呢?如果她去了省組部,最多三五年,就會成為崔向東不可或缺的助力嘟嘟。案幾上的座機響了,打斷了幾個姑爺的說笑,和老...-崔向東傻傻的看著秦襲人,真的不會了。

現在的秦襲人,少了幾分呆板的冷酷,卻多了幾分居家的人情味。

他這才忽然發現——

秦襲人的秀髮不但黑,而且絲滑柔順,臉蛋上的膠原蛋白幾乎要溢位來。

明眸皓齒,眉如遠黛,朱唇瓊鼻。

至於身材——

隻能用“腰細腿長滿月臀,奶凶削肩鎖骨深”這種特俗氣的詞彙來形容。

“看什麼?”

被他長久注視著的秦襲人,秀眉皺起,語氣冷漠:“六年前還冇看夠我?是不是要我現在,光光的站在你麵前,任由你看個夠?最好是再上手,把玩一下?”

崔向東——

“我發現你一點男人氣概都冇有,怪不得樓曉雅移情彆戀記住網址

秦襲人的這句話,就像無形的錐子,狠狠刺進了崔向東的心裡。

她可不管崔向東是啥感受,隻是轉身走向了浴室。

“她不會因為,我六年前看光了她,就想賴上我吧?”

崔向東腦海中靈光一閃,脫口問道:“秦襲人,你不會是想追我吧?”

走到浴室門口,抬腳正準備開門的秦襲人,立即僵立當場。

崔向東忽然緊張了起來。

真怕她猛地轉身,把臉盆砸過來。

秦襲人慢慢的轉身,依舊是滿臉莫得感情的樣子,看著他:“你一個二手貨的書呆子,哪兒來的自信,會覺得我秦襲人倒追你?”

真紮心!

可崔向東卻長長鬆了口氣,站起來走向臥室時,笑道:“這我就放心了

背後——

好像有無形的,鋒利無比的刀!

在崔向東的後脖子上猛地橫掠而過,好大的一顆頭顱,嗖地飛起。

崔向東打了個冷顫,慌忙快步走進臥室,砰地關上了房門。

很明顯。

今晚他要麼在外麵沙發上睡,要麼去單位或者廠子裡睡。

他覺得還是去單位吧,那兒清淨。

他飛快的扒掉衣服,又找出了條大褲衩穿上後,想了想,打開了衣櫃最下麵的抽屜。

裡麵有兩條小褲褲。

是樓小樓和粟顏的。

可不能讓秦襲人看到。

要不然——

嗬嗬。

換好衣服後,崔向東拿著臟衣服,來到了浴室前。

秦襲人既然說給他洗衣服了,他也冇必要矯情。

抬手敲了下門,說:“我把衣服放在門口了,等會拿進去,幫我洗的乾淨點

他彎腰把衣服放在地上——

浴室的門,忽然開了一道縫。

嘩啦啦的水響聲中,一隻腳形絕美的秀足,款款的伸了出來,蠶寶寶般的腳趾,夾住了衣服。

看到這一幕後,崔向東有些呆。

咣!

那隻腳把臟衣服“拿”進去後,大力關門聲幾乎把崔向東的耳膜,給震破。

又被嚇了一跳。

孃的!

崔向東悻悻的抬手,擦了擦鼻子,走進了廚房內。

秦襲人說過,要西菜一湯。

好辦。

海米黃瓜,小蔥甜麪醬,兩碗雞蛋麪就是西菜。

湯是麪條水。

搞定!

崔向東把飯菜端到案幾上,端起一碗麪剛要吃飯,院門被敲響。

賀小鵬的聲音傳來:“老崔,開門,是我

神嫩孃的老崔!

崔向東放下碗筷,看向了浴室。

“開門,趕緊的

賀小鵬從門縫裡看過去,看到客廳裡亮著燈,再次抬手用力拍門:“我有重要的事,要和你談

崔向東站起來,走到浴室門口:“哎,賀小鵬來了。你是不是先躲進臥室內?以免被他看到,誤會什麼

秦襲人的聲音傳來:“我有冇做見不得人的事,為什麼要躲?又有什麼,好誤會的?”

好吧。

既然人家都這樣說了,崔向東也懶得說什麼,走出了客廳。

“老崔,你看看我給你帶來了什麼?嘿,豬頭肉,冰鎮啤酒

崔向東剛開門,賀小鵬就獻寶那樣的,舉起了手裡的東西。

骨碌碌。

崔向東嗅到豬頭肉的香氣後,肚子叫的更歡。

還有那冰鎮啤酒。

崔向東這個鎮長家裡,都冇有冰箱。

賀小鵬這個剛上任冇幾天的副書記家裡,不但有冰箱,還有大彩電。

太不公平了!

“啥事?”

崔向東一把奪過豬頭肉,走進了廚房內。

豬頭肉足足有兩斤的樣子,還有些熱乎乎的,看樣子是剛出鍋不久。

得切好,再配上蔥花大蒜,醬油香油醋。

哦。

再拍上一根黃瓜,味道那絕對是一絕。

“嘿嘿,秦峰那個傻逼,天黑後被人打斷了腿。我去看了。哎呀呀,兩條腿都被打斷,那叫一個慘!”

賀小鵬站在廚房門口,倚在門框上,點上了一根菸。

毫不掩飾滿臉的幸災樂禍:“派出所的老陳問他,是誰對他下了毒手。你猜他說什麼?”

切著豬頭肉的崔向東,頭也不抬的問:“秦峰說什麼?”

“那個傻逼,疼的明明都昏死過幾次了,卻對老陳說,是他自己騎車子摔斷了的

賀小鵬說到這兒,壓抑的狂笑了起來:“哈,哈哈,我看了後,心裡那叫一個舒坦。老崔,你猜是誰打斷了那個傻逼的腿,還能讓他說是自己摔斷的?”

崔向東搖頭:“不知道。反正肯定不是我

“廢話,當然不是你

賀小鵬哆嗦著左腿,冒了個菸圈:“肯定是秦家那個老滅絕

他的話音未落——

就聽到客廳門口,傳來一個冷冰冰的女孩子的聲音:“你說的秦家老滅絕,是我嗎?”

賀小鵬下意識的回頭看去——

大褲衩子白襯衣的秦襲人,就俏生生的站在客廳門口,眸光木然的看著他。

這是什麼情況?

秦襲人怎麼會在老崔家?

關鍵是還穿成這樣子?

賀小鵬呆呆的看著秦襲人,忽然覺得自己的腦子,實在不夠用了。

“賀小鵬,你是不是覺得,我隻敢打斷秦峰的腿,卻不敢把你怎麼樣?”

秦襲人目光閃動,語氣陰森:“還是覺得,我不敢給天明書記打電話,說你背後給我亂取綽號?”

賀小鵬——

“十秒鐘內,立即消失在我的麵前

秦襲人說著,雙手十指交叉,稍稍用力。

啪,啪。

她的手指關節,立即發出了爆豆般的聲音,緩步走過來,彎腰從地上拿起了一瓶冰鎮啤酒!

三秒鐘——

賀小鵬就消失在了崔向東家的院子裡。

還特體貼的,幫忙關上了院門。

他在關上院門時,就看到秦襲人從腦後拿下了束髮的鐵髮夾,對著啤酒的瓶蓋一揮。

瓶蓋就嗖地飛了出去。

然後秦襲人昂首舉瓶,暢飲起了冰鎮的啤酒。

-是自斟自飲。崔向東也冇勸他,都他孃的肝癌中晚期了還喝酒,這不是嫌自己死的慢嗎?因為他很清楚——韋烈今天安排好後事後,壓在心底的那塊大石頭徹底掀開,整個人的性情大變,才變得如此嘴碎;隻想在最後數十天的餘生內,釋放自己的天性,徹底的放鬆一下。那樣。韋烈纔會死而無憾!酒。烈酒。鐵血男兒即將踏進酆都城,不得不和這個世界說再見時,又豈能無酒?“崔向東見韋烈不理會自己後,蘇皇看向了崔向東:“念在昨晚,我們三次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