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這在拍戲?

所吸引,揚言非君不嫁!整整三年的死纏爛打,今日終於是如願嫁給了北冥辰,可惜紅薄命,在花轎上吃了一塊糕點結果噎死了,醒來之後,此慕靈非彼慕靈了。「嘖……有點慘啊……」慕靈心中默默嘆了一口氣,腦袋上頂著新孃的冠,實在是的慕靈脖子都快斷了,手便是將腦袋上冠扯下來了。「大小姐您這是做什麼啊……」側那些喜婆和嬤嬤們,簡直快被慕靈嚇哭了。「慕靈,你又在發什麼瘋!」悉無比的聲音傳來,慕靈轉首看去,一眼便是看到了...軍嫡:兇猛邪王,惹上最新章節!

大腦一片轟鳴,呼吸約有些不順,口的氣悶好像走了慕靈的呼吸,原本閉著眼眸的慕靈倏然便是睜開了眼眸。

目一片紅在晃,耳邊吹吹打打鞭炮聲齊鳴,下轎子搖晃,嘈雜聲有些混慕靈抬手便是掀開了擋住自己視線的紅布,垂頭一看頓時便是愣住了,手中鴛鴦紅錦的喜帕讓慕靈眼眸瞪大。

「什麼鬼……」慕靈起抬腳便是去踹轎子,這抬腳之時看到自己上繁複緻的古裝嫁,大腦頓時一陣空白,這上穿的是什麼啊?誰膽子這麼大,居然敢給穿上這服?

「小姐?怎麼……」喜轎外疑的詢問聲傳來,慕靈毫不猶豫的便是掀開轎子跳下了花轎,目看到的是一大群的迎親隊伍,以及這四周古代的街道,還有一群穿著古裝的古人?

「嘶……」慕靈臉唰的一下就變了。

「哎喲!大小姐使不得啊!快將蓋頭蓋上……」一邊嬤嬤慌張無比的便是要給慕靈蓋上蓋頭,這可是七皇子親自迎親,是大喜的日子啊!

「……這在拍戲?」慕靈眉頭一皺滿臉茫然之,轉首看向一側喜婆正待問話之時,突然覺得大腦脹痛的厲害,陌生的記憶強製鑽了慕靈的腦海之中。

「啊……」大腦脹痛的厲害,慕靈眼前出現了瞬間的眩暈之,臉有些發白,那陌生的記憶終於是一點點清晰了,但是慕靈的臉也變得越發詭異了。

穿……穿了?

慕靈小臉一白,垂眸手看了一眼自己這的小手隻覺得口堵得慌,半天沒回過神來,堂堂z**人竟然會遇到這麼狗詭異的穿越事件?

不行……現在有點懵。

耳邊嘈雜的厲害,有人上前來拉扯慕靈之時,慕靈才終於緩過勁來,看著眼前這迎親的隊伍,以及邊這些喜婆和嬤嬤慕靈眉頭又皺起來了,眸一冷抬手便是將上前拉扯自己的人甩開。

「都滾開!」慕靈眉頭深深皺起,原主份是南秦國慕家大小姐,上有皇後姑姑撐腰,下有外祖父一家將門,更是當今相爺唯一的寶貝閨,可謂是集萬千-寵--於一啊!

可惜,慕靈卻是個腦子不靈的,大約是自小被寵-,看上什麼就要什麼,不巧三年前意外見到了七皇子北冥辰,當即便是被北冥辰風姿所吸引,揚言非君不嫁!

整整三年的死纏爛打,今日終於是如願嫁給了北冥辰,可惜紅薄命,在花轎上吃了一塊糕點結果噎死了,醒來之後,此慕靈非彼慕靈了。

「嘖……有點慘啊……」慕靈心中默默嘆了一口氣,腦袋上頂著新孃的冠,實在是的慕靈脖子都快斷了,手便是將腦袋上冠扯下來了。

「大小姐您這是做什麼啊……」側那些喜婆和嬤嬤們,簡直快被慕靈嚇哭了。

「慕靈,你又在發什麼瘋!」悉無比的聲音傳來,慕靈轉首看去,一眼便是看到了那穿大紅喜服,麵容俊的男子邁步走來,皺起的眉頭上是難掩的煩躁和厭惡。皺起來了,眸一冷抬手便是將上前拉扯自己的人甩開。「都滾開!」慕靈眉頭深深皺起,原主份是南秦國慕家大小姐,上有皇後姑姑撐腰,下有外祖父一家將門,更是當今相爺唯一的寶貝閨,可謂是集萬千-寵--於一啊!可惜,慕靈卻是個腦子不靈的,大約是自小被寵-,看上什麼就要什麼,不巧三年前意外見到了七皇子北冥辰,當即便是被北冥辰風姿所吸引,揚言非君不嫁!整整三年的死纏爛打,今日終於是如願嫁給了北冥辰,可惜紅薄命,在花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