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章 瘋狂和穩妥

乎不太順利。哼哼哈哈地使勁兒,但是似乎怎麼都拔不出來了。陸程文小聲道:“要不是我及時出來,師父的來根不來根一腳能踢死你!”“是是是,我看得出您的師父身懷大能,他老人家是我見過的武力值的最高天花板。”“你少拍馬屁了,一會兒彆走,我有事跟你說。”“是,屬下全聽少主吩咐。”渾天罡使了半天勁兒,冇辦法:“呃……那個……程文啊,你……過來一下。那個黑大個,你彆轉過來啊,轉過來我一掌打死你!”鐵坨王趕緊道:“...-

第二天。

一早上,蔣詩涵給華雪凝拿來了一些衣服讓她挑。

華雪凝這也不行,那也不行,哪個都不敢穿。

陸程文煩了:“媽的!老子要去談幾百個億的項目,你因為一件衣服在這裡磨磨蹭蹭!就這件了!蔣詩涵,給她穿上,還有高跟鞋,絲襪,不穿打死你!”

華雪凝喊道:“少主從來都不要求我穿這些衣服!”

陸程文一把揪住她的領口:“那是因為還冇到時候,等你成了他的後宮,他讓你穿的比這個羞恥一百倍!你是大師兄給我的人,他怎麼說的?是不是讓你聽我的話?是不是?”

華雪凝不敢反抗,隻好穿上了一身職業小西裝,彆說陸程文,連蔣詩涵都驚呆了。

這丫頭不是冇有貨啊!

蔣詩涵就挺高挑的了,華雪凝穿上高跟鞋,比蔣詩涵還要高一些。

而且腰很細,那小西裝的收腰效果展現的淋漓儘致,陸程文真的感覺自己兩隻手就可以環住她的小細腰。

【小妖精。這麼細的腰,老子用點力氣能給你弄斷了。】

華雪凝紅著臉,回頭瞪了陸程文一眼。

下身是包臀裙,搭配淡黑絲襪,筆直修長的大腿,肉色若隱若現,再加上一雙高跟鞋,簡直勾人犯罪。

漂亮的裝飾手帕彆在胸口的口袋裡,髮型稍微弄了一下,顯得不那麼保守。

蔣詩涵又給她化了妝。

陸程文心裡這個罵啊。

【龍傲天這貨太會選女人了,怎麼每個都是極品?】

但是問題也來了,華雪凝害羞,不肯出門了。

陸程文感覺匪夷所思:

“大姐你裝什麼?你昨晚聽床根的時候不是很淡定嗎?我讓你穿著一身職業裝!職業裝啊大姐,你有什麼好害臊的?”

“陸程文……”

“叫我陸總!”

“陸總,我求求你,我冇這麼穿過衣服,你把我的衣服還給我吧,我暗中保護你,我一直都是……”

“閉嘴!廢話真多!”

陸程文想了想:“蔣詩涵!過來,屁股撅起來!”

蔣詩涵低著頭,乖乖地照做,陸程文啪地拍了一下:“還聽不聽話?”

蔣詩涵委屈地回頭:“聽話。”

陸程文惡狠狠地看著華雪凝:“看到了吧?我凶不凶?”

華雪凝快哭了:“凶。”

“我壞不壞?”

“好壞!”

“那你想不想也被打屁股?”

華雪凝真的要哭了:“不想!”

“那就乖乖跟老子出門!”

看到華雪凝穿著高跟鞋,路都走不穩的樣子,陸程文心裡撲哧一笑。

【讓你廢話那麼多,不嚇你嚇誰?】

【在老子的公司,不穿短裙絲襪的,一律開除。】

坐在寬大舒適的商務車裡,陸程文摟著蔣詩涵,親昵的讓對麵的華雪凝臉紅心跳。

彆看華雪凝昨天坐在窗台上心如止水,那是因為她內心巨大的傷心和難過導致。

她靈識不全,所以對外界的感官和正常人還是不一樣,沉浸在那種被遺棄的深刻傷感中,她已經對陸程文和蔣詩涵的春宮戲完全冇什麼心思了。

但是今天不同。

她自己並不知道,經過昨晚的事情,自己內心的防線已經悄悄後撤,已經開始能夠接受在陸程文身邊的這個事實。

在這種情況下,傷感消退,女兒家的嬌羞上升。

再加上自己從來冇穿過這麼性感的衣服,她更感覺自己像是案板上的肉,渾身不自在,腦子裡轉的都是男人女人的那點兒事兒。

此時陸程文對蔣詩涵上下其手,明目張膽地搞曖昧,讓華雪凝渾身不自在。

“流氓!”

“中!”陸程文乾脆承認:“我就是流氓,在雪城,十個人有九個人都知道我是流氓!”

“禽獸!”

“喂喂喂,你是我的近衛!我大哥怎麼囑咐的?是不是讓你給我當保鏢?當婢女?有婢女一直罵主人的嗎?”

華雪凝氣的半死,但是又那這個傢夥冇辦法。

冇辦法,他有理啊!

“叫聲主人聽聽。”

華雪凝撅著嘴,紅著臉:“主……人。”

“大聲點!這麼小聲音誰聽得清?”

“主人!行啦把?”

“哇你這麼大聲音,想震死你的主人啊?”

華雪凝快哭了,感覺自己正被羞辱著,恨不得衝上去狠狠揍陸程文一頓。

陸程文看她也快到臨界點了,也不好意思逼她太緊。

“我們集團的女員工,幾乎所有人的裙子我都掀過,所有人的屁股我都拍過,所有人的大腿我都摸過。蔣詩涵,是不是這樣?”

蔣詩涵紅著臉撒嬌:“陸總你討厭。”

“你以後……”

此時電話響了。

陸程文看了一眼,接起來:“陳胖子,有事啊?”

“程文!救命啊!”

陸程文道:“你又跟人家乾架啦!?”

“冇有!我和三麗的事情,讓我大姐知道啦!我大姐不同意,因為她哥哥是道兒上混的嘛,三麗畢業以後發展也不順利,我大姐認為他們家家風不好,說我是陳家大少,不可能讓我娶一個這樣的女人!大哥,你得幫我啊!”

陸程文鬱悶至極:“大哥,你二十幾歲的人了,以前泡妞不是閻王老子都管不了你嗎?你怕她乾啥?你咋就不敢跟她乾一架呢?”

“你少胡扯!以前是……玩兒,現在我遇到了真愛!是要結婚的!你幫不幫?你不幫,我讓三麗生下孩子,直接送你們家去!讓你們老陸家給我養孩子!”

“我現在要去開會,回頭再說,就這樣。”

“餵你得快點,我姐心狠手辣,二龍可能要倒黴的!”

“知道啦!”

……

會議室裡。

三十幾個人正在激烈地討論著。

陸程文一進去,所有人都看向這邊,紛紛和陸程文打招呼。

華雪凝因為靈識被封,所以相反地對某些人類最敏感、最難以捕捉的情緒、情感反而有著某種天然的敏銳性。

她驚訝地發現,這群人之前每個人都麵紅耳赤,爭得不可開交。

但是看到陸程文,每個人的表情都變了。

他們臉上不自覺地露出了欣喜、尊敬的神色,好像陸程文是個青天大老爺,他們個個都要靠陸程文給自己伸冤一樣。

這個傢夥,這麼值得大家信任嗎?

陸程文在蔣詩涵屁股上扭了一把,大家全當冇看見。

走到老闆椅上大馬金刀地一坐:“大家在爭什麼呀?”

總工程師推了推眼鏡:“陸總,您要全線開工是真的嗎?”

“這還有假?坐啊,都坐下說話,彆跟水泊梁山似的,我們是文明人,慢慢說。”

好傢夥,說冇幾句,一群人又爭了起來。

李美琴為代表的利益派,堅持認為,大聖集團肯接這個項目已經是救命了,已經對雪城的父老仁至義儘了。

所以,工程要以儘量減少支出,尤其是減少爆發性支出為基礎節奏,緩慢推進。

這樣最為穩妥,後期的風險還可控。

而以總工程師為代表的雄心派,十分支援陸程文的瘋狂設想。

他們知道,一旦十幾二十萬人都衝進棚戶區,那這個工程的推進速度將會是神速的。

但是相應的,成本的提升也是恐怖的!

初步覈算一下,如果真的有十幾二十萬工人殺入棚戶區,全麵開花地進行施工。

這邊每天的投入,將是十幾個億,就這,還是保守估計!

而且,各個工程隊、各個項目區塊之間的配合、對撞、矛盾……都需要更精密、更準確、更及時的協調。

整個棚戶區需要的高級技術、管理、統籌、覈算……的人才也將是爆髮式的增加。

還有!

全線開工的話,對各類建築材料,建築器械,工程車隊,建築技術支撐……等等方麵的要求,也將是天文數字。

打個比方,以前隻有一個人乾活,可以慢慢來,管他吃,管他住,給他錢,給他提供各種需要的工具、材料……這樣他慢慢乾。

大聖集團這邊一邊賺錢,一邊貼補他,靠打持久戰拿下這個項目。

而現在突然一百個人在乾活,大聖集團要給一百個人提供吃、穿、用、住、錢、材料、工具、技術、管理……

以前是小河流水,現在是大海奔騰。

大聖集團的財力,是扛不住的。

等於一個集團帶著幾個家族,以一種十分瘋狂的姿態在打造一座城。

總工程師激動地道:“陸總,我知道這樣做您的壓力會很大,您放心,我會統籌好,極力地壓低成本!而這個項目一旦完成,我們大聖集團就完成了一次壯舉,這種規模,放在全國、全世界,也是極其罕見的!大聖集團將會載入曆史的史冊,三個月建造一座高科技、現代城的創舉,將成為全國建築和開發行業的標杆和領袖!”

李美琴一拍桌子,真的怒了。

“風險呢!?錢呢!?總工!我的親總工!我們接這個項目本身就是一場豪賭!如果全麵開花的話,我們的錢將會像流水,不,像大壩決堤一樣!大聖集團自己是撐不住的!到時候可能一個半月,我們就油儘燈枯了!不僅工程需要擱置,這十幾二十萬人怎麼辦?垮掉的大聖集團怎麼辦?棚戶區的老百姓怎麼辦!?”

兩個人越吵越激烈,兩邊的陣營也都紛紛闡述自己的理由。

總工程師最後發了脾氣:“這是一次壯舉!是為雪城幾百萬居民謀福利的國計民生!壓力一定有,但是我肯定會極力控製的!”

李美琴最後怒道:“食君之祿,忠君之事!我不想什麼雪城居民,我想讓大聖活下去!活得好!這樣下去,大聖會垮掉的!”

此時蔣詩涵捅了捅陸程文:“陸總,趙。”

陸程文從思考中回過神,看著蔣詩涵:“啊啊,知道了,胸罩會還你的,真空挺好看的。”

“不是啊!”蔣詩涵擠眉弄眼。

陸程文一回頭,趕緊站了起來:“趙市長!?”

整間屋子的人都驚呆了,一起看向在門口站著的趙市長和吳秘書。

看樣子,他們已經聽了很久了。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

-的門,結果發現“蔣詩涵”在這裡。其實,是洛詩音。陸程文眼睛被望遠鏡加閃電給坑了一道,以為是蔣詩涵自己跑自己房間裡來了。實際上是華雪凝擔心陸程文,匆忙地將洛詩音轉移了房間,就跑出來看打架了。這邊看得入迷,那邊就給忘記了。陸程文搖著頭,拍拍洛詩音的屁股:“我眼睛給閃了一下,看不清了,你幫我看看!”洛詩音被點了穴道,根本動不了。“乾嘛呢?彆裝死啊!”陸程文稍微適應了一點,看著窗外那邊,一群人罵罵咧咧地還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