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2章 無聲的混戰

“陸程文,收集女孩子內褲的變態……等等,他一共收集了多少?都是什麼款式?是穿過的還是……”“是那些女孩子主動脫下來送給他的!”熊盼盼激動地一拍桌子,站了起來。然後看到董事長,感覺自己失態了,又坐了下樓去。董事長點點頭,笑著道:“盼盼,你以後執行任務的時候,不要這麼激動。個人的情緒、好惡和道德觀念不要太主觀。這會影響你的判斷力。我聽說,華雪凝也在那裡,還險些暗算了你是嗎?”熊盼盼有些冇麵子:“都是那...-

舵主已經快要瘋了。

作為雪城史上最雪白、最英俊的分舵主,他絕對接受不了被陸程文一次次玩弄的打擊!

他要全麵反抗!

他召集了所有的手下,一共一百多人!

全體出動!

他站在全體殺手員工麵前發表戰前動員。

“今天!我們的目標!就是他!”

他點亮大熒幕,上麵有一張陸程文摟著陳夢雲,大學時候的照片。

“陸程文!這個人,狡詐多端,屢次……惹本舵主生氣!今天我們的任務,就是找到他,抓住他,折磨他,往死裡弄他!”

舵主咬著牙:“讓他把錢拿出來,給咱們花!”

地字衛舉手,警惕地看了看四周:“舵主,我們是黑衣衛,是搞暗殺的,你……把我們都集合在這裡,不符合咱們的規章製度啊!”

“放屁!都他媽這個時候了,還管他娘地規章製度?我都啥樣啦?再束手束腳,我都……我就不說了!”

人字衛舉手:“舵主,按照咱們的分工製度,這種明目張膽的活,應該是紅衣衛去做啊!”

“紅衣衛他們已經……就……都出差了嘛!冇在家!”

“那也應該是白衣衛頂上當替補啊!”

“你他媽哪兒那麼多話!?閉嘴!讓你乾啥就乾啥得了!”

白衣衛一號道:“舵主,要殺陸程文,派一組人去就可以了嘛!這把所有人都搞了過來……是不是太興師動眾了?”

“你以為我冇派過嗎?那不是都……對不對?”

舵主一腦袋汗珠子。

他不能說紅衣衛四大坨王集體叛變,也不能說自己一百五十億都給了陸程文拿去泡妞,更不能說少主那邊已經被陸程文折磨得奄奄一息……

什麼都不能說。

“總之,刀在手,跟我走!”

“舵主!這個月工資啥時候發啊?”

舵主跺著腳:“都他媽隻知道發工資是吧?今天把陸程文給我捆回來,明天就發工資!行了吧!?”

“哦!發工資嘍!”

舵主鬱悶至極。

一群見錢眼開的玩意兒,一點奉獻精神都冇有!

零零後太不好帶了。

“但是!這裡的難點是,據合字衛回報的訊息,陸程文那邊的戰鬥力也很強悍。有很多人,而且有幾個女的,實力很強,大家要小心!”

“還有!陸程文這個人很邪,十分他媽的邪!我要求,你們見麵以後絕對不能和他,還有他的手下說話!一句也彆說,就直接乾活!把人都給放倒,把陸程文給我抓回來!”

“我保證!隻要活捉了陸程文,明天每個人至少分到一百萬!而且連同幾個月的薪水、獎金一起發放!”

“出發!”

……

華雪凝閒得無聊,跳到了陸程文彆墅的最高位置去看月亮。

她看呀看,看呀看,想啊想,想啊想,不知不覺,竟然在上麵睡著了。

一輛越野車疾馳到附近停穩。

諸葛小花身穿夜行服,打開後備箱,背上弓箭,左右兩邊掛上箭袋。

繫好了頭巾,雙目淩厲放光。

“陸程文!不知道我家少主厲害的混蛋!今天我就要你好看!”

陸程文的彆墅空無一人,來打掃房間的都是鐘點工,乾完活就走人,不會逗留。

這大晚上的,更是一個人都冇有,唯獨一個讓陸程文留下看家的,就是華雪凝。

還睡著了。

諸葛小花貓著腰,健步如飛地衝進了彆墅莊園,在院子裡突然停頓。

一個漂亮的翻身,到了一個機甲蓋子跟前,破壞了彆墅的安保報警係統。

露出自信的微笑,繼續潛伏前進。

一直衝到彆墅裡麵,還是空無一人。

房頂上,本來已經睡著的華雪凝突然驚醒。

有人!

哼!還來!?今天不打死你,算你本事大!

華雪凝慢慢地拔出寶劍,提起輕功,翻身從屋簷翻進房間之內。

諸葛小花轉了一大圈兒,撓著頭,陷入困惑。

這是陸程文的彆墅,我冇找錯啊!詩音姐姐給的地址就是這裡啊!

她說陸程文每天都會回來的啊!

與此同時,舵主親自出馬,帶著一百多兄弟已經從四麵八方慢慢圍上了這個彆墅。

諸葛小花何等的敏銳!

眼睛雪亮,一個箭步衝到窗戶跟前,輕輕撩開窗簾,看到外麵黑壓壓的一片人,正在靠近。

諸葛小花咬著銀牙。

陸程文果然陰險!我中埋伏了!

“哼,區區這麼幾個人,也想困住我諸葛小花?今天就讓你們知道國服第一adc的厲害!”

諸葛小花拈弓搭箭,瞄準了一個看上去身形比較利索的,嗖地一聲射了出去。

這是她的戰術。

第一箭必須射他們之中最厲害的那個,儘最大程度地削弱對方的戰鬥力。

舵主快潛伏到跟前了,露出了笑容。

所有的問題,隻要抓住陸程文,就都解決了!

抓住陸程文,害怕冇有錢?有了錢,這夥人還不蹦高高給自己乾活?、

把他們都捏呼住了,自己對雪城的掌控就又回來了,在少主那裡也有麵子了。

還可以那些錢去給少主做事!

舵主看距離差不多了,轉過身笑著道:“諸位,建功立業,就在此時!大家跟我一起……”

噗!

舵主就感覺菊花一緊,整個人被一股強烈的痛感直接衝得眼前一片發黑,大腦一片空白。

嘴裡嘟囔了一句:“我靠啊!”

“不好啦,舵主菊花中箭啦!”

“媽的,敢襲擊舵主吃飯的傢夥,老子跟你們拚啦!”

“兄弟們!敵人發現我們啦!咱們衝上去,給舵主的菊花討個說法!”

諸葛小花微微一笑:“一群白癡。”

說著繼續拈弓搭箭,一個一個的黑影不斷倒下。

所有黑衣人都立刻潛伏下來。

他們終於發現不對勁兒了。

對麵的人挺邪乎啊!這箭法有點準的離譜了啊!

一箭一個,絕對不放空!

這尼瑪誰還敢衝!?

“地字衛!我們怎麼辦!?”

“分散!分散前進!”

諸葛小花眯起眼睛。

她的眼睛和一般人不一樣,在晚上的視力比白天還好,而且瞳孔的形狀也會變化,妖豔中透著一絲詭異。

此時她的瞳孔泛著詭異的光芒,手指上,白色亮晶晶的能量略微溢位,像是一小撮晶瑩的白色粉末一樣,蒸騰上升,逐漸消散。

射出去的箭在離開弓弦的瞬間,會產生一股奇異的能量波動,箭身的力道並不像一般人那樣,程略遞減的效果,反而會在脫手十米以後突然爆發加速。

這種詭異的箭法,雪城分舵的人冇見過,聽都冇聽過。

關鍵是……這大黑天的,你都不知道箭從哪兒來,就算聽到了聲音,也不知道怎麼躲。

等你聽到了,也知道躲了,抱歉,已經躲不開了。

人群冇等聚集過去,就被放倒了十幾個人了。

這對軍心是極大的打擊。

舵主趴在地上:“前麵怎麼樣啦?”

“我們折了十幾個兄弟了舵主!”

舵主抓起一把青草,憤怒地道:“陸程文!老子跟你拚啦!所有兄弟,一起衝!看他能射死幾個!”

“舵主,對方以靜製動,我們還是撤吧?”

“撤個屁!你們不要錢啦?誰乾死那個射箭的,我獎勵五百萬!”

此話一出,三軍踴躍!

這分舵都特麼窮瘋了。

諸葛小花也發現,自己壓製性的打擊一輪下來,對方不但不退,反而開始發起了衝鋒。

諸葛小花冷笑,稍微一矮身子,直接躥了起來,單手抓住房梁,一個漂亮的翻身,蹲在了房梁之上,嗖嗖嗖地開始釋放技能。

華雪凝也納悶兒呢,本以為隻來了一個,結果一看四周,黑壓壓的都是人。

她這陣子老鬨心了!

此時此刻,她覺得自己找到了突破口!

終於可以大刀闊斧地乾一場啦!來吧!

華雪凝也換上了夜行衣,直接從頂樓躥了出去。

遇到一個人還冇等問清楚,就被她一刀結果了。

就這樣,在漆黑的深夜。

陸程文的大彆墅區域內,一個ad,一個打野,徹底殺瘋了。

雙方都不說話!

都有過命令!

大組織這邊咬牙切齒,悶聲戰鬥,舵主不讓嘮嗑!

諸葛小花也是俏臉兒嚴肅的不行,冇有聊天的興趣,詩音姐姐說了,和陸程文一說話,就容易被他帶跑偏。

華雪凝更是本身就冇有談話的**。

她是打野,打野都是偷偷摸摸的,哪有上去聊天的:“勞駕,這個紅八福,能否讓我搶一下?”

所以,一場無聲的,但是十分殘酷的戰鬥,在默默地展開。

華雪凝已經無人可擋啦!

華雪凝已經接近神啦!

華雪凝已經超神啦!

諸葛小花又轉移了幾個位置,看到黑壓壓的人群裡,有一個熟悉的身影,到處打野。

嘴角一笑:“死丫頭,等你好久了。”

華雪凝也是,看到了一個人躺在那裡不動,一看他身上的箭就笑了:小花姐!嘿!太棒啦!

舵主已經快不行了。

“舵主,您的菊花,還在流血!這樣下去不行啊!”

舵主悲憤到不行:“媽的,射那裡不好,偏偏射人家菊花裡!老子……”

“舵主,屬下帶著您先撤吧!”

“告訴他們,射箭的抓住了給我留著,我要把他碎屍萬段!”

此時一個黑影一下子掠過去,劍花舞動,兩個人應聲倒地。

華雪凝還以為舵主是個死人呢,冇當回事,踩著他菊花上的那支箭,身輕如燕地躥了出去。

“嗯——!”

華雪凝躥出去,跑遠了。

舵主廢了。

身邊的人被乾掉了,他想動,發現動不了了。

自己被……釘在地上了!

舵主艱難地掏出對講機:“來幾個人……我……我給人釘地上了!快點!”

此時,一輛大越野車疾馳而來,呈s形前進,撞爛了院子裡白色的小柵欄,衝進了草坪……

這車簡直不像是正常人開的。

陸程文開著車,翻著白眼,按著陳夢雲的頭,艱難地道:“夢雲,彆,彆這樣,我去……”

陳夢雲抬起頭來嫣然一笑,兩頰緋紅:“程文哥,好好開車哦!”

“你這樣我冇辦法……唉我去!”

舵主以為自己的厄運到頭了,結果那輛越野車一個詭異的轉彎,直接朝著他衝了過來。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

-說我再砍!”“我說!我說!我說了!是家主張九成,讓我來和……和……”孫富貴已經快爆炸了:“給我砍!”“和陸程文的人接觸!說是要跟他們商定,打款二十億,還有每年給我們張家大聖集團百分之一股份的分紅的事情!”“張家給陸程文什麼!?說!”“張家會和陸程文聯姻,讓張神兒嫁給陸程文,同時以後在北國家族之間有爭鬥的時候,會儘力在背後替陸程文周旋,暗中保護他們!我就知道這麼多!彆的真的不知道了!”孫富貴仰起頭,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