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起死回生

那便讓華神醫親自來跟皇兄做證明吧。”夏厲寒冷冷插口。眾人均是一怔。就連太後都訝異了:“華神醫隱居山野已經幾十年了,大家都說他已經仙去了,咱們如何能找到他?”夏厲寒笑而不語,轉身出去了。不一會,他帶著一個仙風道骨的老者走了進來。老者一身青色衣衫,身材削瘦,須發皆白,眼睛炯炯有神,精神矍鑠的樣子。瞧著年紀,大約有八十歲了吧!雖然看著年歲很大了,但走進來的時候,他脊背挺直,腳步輕盈,甚至比他身旁走著的夏...“聽說振國公家的大小姐自小長在農家,行為最是粗鄙,嘖嘖,果然如此!”

“君恩宴上,就想非禮三殿下,還真是不知廉恥!”

“不僅如此,聽說三殿下不肯,她還跑到窗邊以死相逼,結果自己掉進河裏,把自己作死了!”

“唉,到底是振國公家的女兒,不看僧麵看佛麵,還是讓禦醫過來瞧瞧吧,別是真死了!”

眾人的聒噪聲中,梅寒裳從昏迷中蘇醒過來。

睜開眼睛,就對上一雙充滿厭憎的眸子。

“哼!果然是裝的!”

不屑的語氣,聽得梅寒裳微微一怔。

怎麽覺得,眼前的男人有點眼熟?

她努力回憶,腦子一震,記憶如潮水般湧上來,瞬間到位。

啊,原來她穿越了!

她是現代人,意外掉進河裏,竟然穿越到了這個架空的南夏國!

身體的原主梅寒裳是振國公府的嫡女,出生時因抱錯,在農家長到十五歲才認祖歸宗。

她左邊臉頰上有一大塊青斑,還瘸了一條腿,在京城的貴族圈是長期被嘲諷的人。

今日是君恩宴,振國公帶她進宮,誰知道午後,在喝了一杯茶之後,她就渾身燥.熱地闖進了三殿下休息的水榭,抱住他就脫衣服,結果被憤怒的三殿下從窗戶扔進了河中。

原主原本水性很好,但今日不知怎的,就一命嗚呼了,這才讓她的靈魂得以重生。

既然老天爺讓她重生了,自己就替原主好好活下去吧!

想到此,梅寒裳緩緩從地上爬起來,整理了下衣衫,走到被一群人簇擁著的宮裝貴婦的麵前跪了下來:

“小女拜見太後娘娘,讓太後娘娘見笑了,小女慚愧。”

她雖渾身濕透,但聲音柔柔,舉止從容。

太後一怔。

都說這梅家大小姐行為粗鄙,上不得台麵,怎麽瞧著還是個有分寸的。

“梅寒裳,你別再演戲了!明明是個不知廉恥的,還在這裝什麽淑女!”

聞聲,梅寒裳轉頭,麵色微冷。

這個男人叫夏灼言,是南夏國的三皇子。

他是原主暗戀的男子,也是太後給原主指婚的物件!

但這位三皇子不但厭惡原主,處處羞辱她,今日更是將她扔進禦花園的湖中,導致她死亡!

今日,她定要幫身體的原主跟夏灼言討回個公道!

“三殿下,請問是誰在演戲呢?明明是你將小女扔下水的,卻跟別人說是小女求歡不成,跳河相逼!”

她說完就對著太後俯身下去,以頭觸地:

“太後娘娘,今日小女壞了名聲,實在是冤枉,求太後娘娘替小女做主!”

太後愕然,看向夏灼言:“這到底是怎麽回事?是你將她扔下河的?”

夏灼言語塞一瞬,氣道:“皇奶奶,是她不知廉恥,我忍無可忍才扔她下去的!”

眾人一片嘩然,不是說是她非禮不成以死相逼的麽……

太後臉色沉下來:“她如何不知廉恥了?”

“她趁孫兒在水榭中小憩,悄悄闖入水榭,抱住孫兒就要脫衣……”

“梅大小姐,可有此事?”太後冷目看向梅寒裳。

梅寒裳沉靜抬頭:“回太後娘娘,是三殿下誤會了。”

“你脫了衣衫投懷送抱,還說本宮誤會了?”

“小女進水榭小憩,並沒瞧見藏在屏風後的三殿下,剛剛坐下,三殿下便衝出來對小女拉拉扯扯,欲行不軌。”

夏灼言氣得笑起來:“梅寒裳,你要扯謊好歹編得合理些吧,就你這模樣,本宮會對你有興趣?”

圍觀眾人掩嘴偷笑。

梅大小姐這樣貌,確實讓男子“望而生畏”。

梅寒裳無視眾人鄙視,勾唇冷笑:

“三殿下中午飲酒不少吧?摟住小女的時候,口中喚著羽霓、羽霓!怕是認錯人了!”

話音落下,便有人低呼:“振國公家的二小姐閨蜜名不就叫羽霓嗎?”

夏灼言氣得幾乎跳腳:“梅寒裳!明明是你不要臉,竟還要扯上自己的妹妹,簡直無恥!”

梅寒裳揚眉。

她眉色很濃,飛起眉梢,便帶了幾分咄咄英氣:

“三殿下酒醉認錯人也就罷了,為何還要在小女說明身份之後,惱羞成怒將小女扔進河中呢?”

“你!你簡直胡說八道!分明就是你——”

梅寒裳不等他說完,就轉向太後:

“太後娘娘明察,小女雖從小長於農家,但也知道什麽叫廉恥,斷然是不敢做出這種下作之事的。”

“況且,今日是皇上舉行的君恩宴,小女即便再傻也知道輕重,怎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做那等事,讓家族蒙羞!”

“再則,太後娘娘已給小女和三殿下指婚,小女斷然沒有在這個當口自毀名譽的道理!”

三個理由,太後終於被說服:“沒錯,你確實沒有理由那樣做。”

她轉而看向夏言灼:“言兒,以後少喝酒纔是!”

夏灼言有口難言,委屈得聲音都拔高了:“皇奶奶,孫兒沒有,是這個女人誣陷孫兒!”

“三殿下,小女知道您對這門婚事十分不滿,可即便如此,您也不能一時生氣就將小女扔進湖中啊!”

梅寒裳拔高聲音,“小女若死了,一條命倒是不值錢,就隻怕對三殿下的名聲有損,若是禦史台的官員對此事參上一本,三殿下隻怕是要見罪於皇上的。”

梅寒裳說得委委屈屈,實際上大家都知道她的意思。

她到底是振國公家的嫡女,就算再怎麽不堪,就此被三皇子弄死了,振國公隻怕是不會罷休的。

皇後無子,現如今皇上正在考慮太子人選,三皇子可是大熱門!

他若因為此事得罪振國公,再被其他皇子揪住此事攛掇諫官參上一本,他這太子的競選資格隻怕要黃。

夏灼言又氣又惱,沒想到,一個醜女竟如此厲害,巧言令色還演技一流,三言兩語,不但讓他有口難辯,還打到了他的“七寸”上。

他以前怎麽沒發現,梅寒裳這張嘴竟然如此厲害!

見夏言灼臉色微變,梅寒裳道:“太後娘娘,小女雖醜,卻還是有顏麵的。今日當眾如此出醜,日後還怎麽活?不如一死了之!”

說著她就作勢往往旁邊的石柱撞過去!盒,竟有一瞬間的無法取捨。“本王來選。”夏厲寒走過來,伸手在首飾盒裏撿出一個金步搖來。梅寒裳微微蹙眉,這個步搖太過繁麗,不是她喜歡的款式。“這步搖配你臉色,母後瞧了定然歡喜。”夏厲寒望著她笑,親自將步搖插在她的發間。雨竹和幾個小丫鬟開始拍彩虹屁:“還是王爺眼光好。”夏厲寒心情很不錯,睨她們一眼道:“一會去帳房領賞錢。”小丫鬟們個個眉開眼笑,連連謝恩。接下來,該畫眉了,雨竹纔拿了黛筆,就聽夏厲寒道: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